央廣網上海5月10日消息 (記者張聞)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華中農業大學的教授嚴建兵在微博上的網名叫“種田農民”。1個月前,這位自稱農民的轉基因專家,在自己實名認證的微博上憤慨披露了一件發生在學校海南水稻基地試驗田的盜竊案件。
  4月11日,晚上9點多,三個身份不明的校外人士,潛入了海南陵水水稻基地,有人放風,有人動手“拔”水稻。大半夜,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被在此工作實驗的師生撞了個正著。嚴教授在今天下午接受本臺記者張聞專訪時,描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嚴建兵:下午5點鐘,他們有一個踩點,開了一個車假裝問路,就問武大的基地在哪裡,怎麼走。當時我們老師就覺得有點奇怪,就瞄了一眼把那個車牌號記下來了。晚上9點多,他們又來了,進到了華中農業大學南繁基地裡面去偷竊稻穀種子和葉片,被我們基地的老師和同學現場抓獲,他們一共偷竊了3包水稻材料,然後說他們是綠色和平的,意思說他們來調查。我們的老師和學生就明白了他的身份。
  一番交涉之後,對方坦誠是來自國際知名的NGO(非政府組織綠色和平組織),但對於校方認定的“盜竊”行為,綠和方面一口咬定,這屬於前提正當的“暗訪調查”,因為華中農業大學的水稻基地本身就存在著問題。
  綠色和平食品與農業項目主任王婧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強調,綠和想證實並監督“是不是有轉基因水稻非法流出並導致污染”的情況。在這種想法的支持下進行了所謂的“實地調查”。但是對於這個說法,嚴建兵教授措辭嚴厲地進行了反駁。
  嚴建兵:作為一個守法的公民,做任何事情都應該在法律的框架下。你如果懷疑或有證據表明我們哪裡有違法或不合規行為,正確做法是來揭露,或者向有關部門舉報,有執法資格的人才能去做這個事。任何人都沒有權利把自己當做正義的化身。即便是去暗訪,我們這是國家設立的科研項目,你不能以調查之名說我們可能違規,去破壞實驗。
  中國社會科學院知識產權中心研究員李明德教授,對嚴建兵的觀點予以了法律上支持,他強調“暗訪”一說屬於強詞奪理。假設對方成功獲取所謂的證據,但由於獲取手段非法,它也是無效的。
  李明德:他這個是強詞奪理,調查取證不能偷,他們先給自己有一點光環,然後就覺得自己的行為合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暗訪不行,取證也要合法,不能以非法手段去取證,非法手段取證是無效的。
  究竟是“暗訪”還是“偷盜”應該交由公安機關進行判定,但在華中農業大學報案的過程中,又意外地遇到了無法立案的尷尬。據嚴建兵描述,當地的公安機關對於失竊物品的價值並不瞭解,在他們所接觸的常規案件概念里,這幾斤種子、葉子好像價值不高,不足以立案。
  嚴建兵:據說現在還沒有立案,他們說幾包種子,如果按重量來算的話,也就是兩三斤,沒什麼價值,如果告他偷竊的話,要有一定的案值,按照市場價來賣的話,一塊錢一斤、兩塊錢一斤,達不到立案標準。
  這種說法,讓包括嚴教授在內的很多人都非常擔憂,一粒種子所包含所有遺傳信息有著非常大的科技含量和商業價值,但在我們國內,對於相關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識卻非常薄弱。
  嚴建兵:13億人的吃飯問題,最核心的是種子,種子包含了所有的遺傳信息,決定了比如產量高低,以及商業價值。如果它含有轉基因的話,一個基因的價值可能無可估量,每年收取專利費可能上十億美元。中國的水稻是世界領先的,在很多領域,我們也已經站到世界之巔,現在是很多人虎視眈眈看著我們,所以我們應該要拿起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應該站在國家的安全角度,來看待這樣一些事情。
  正如嚴建兵所說,中國已經成為其他國家攫取遺傳資源的新目標,生物遺傳資源流失的確切數量難以統計。根據《中國科學報》報道,以大豆為例,早在1898年,美國就來調查和採集野生大豆品種資源,以培育優質高產的品種。如今,美國作物基因庫當中所保存的大豆資源已經達到20000多份,很多原產我國的大豆資源成為了美國的專利產品。
  而對於種子資源的保護,國外卻相當重視。最近,就有因竊取專利玉米種子而被全球通緝的案例。這個時候再去奢談“正義”似乎有些可笑了,當務之急是儘快立案對於類似行為進行調查,如果認定為事實應該予以法律的製裁。
  據瞭解,幾天之前,農業部已經向全國各轉基因研發單位下發了《關於嚴防轉基因試驗材料流失的通知》,要求“嚴防轉基因材料遺失和被人惡意擴散,避免我國科研核心機密和種質資源材料被竊取,給國家造成不可輓回的損失”。
(原標題:華中農業大學轉基因水稻被涉外組織違規“獲取”)
創作者介紹

mf42mfphq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